欢迎访问江西援疆网 设为首页|收藏本站
 援友之家 援疆志愿者

从红土地到戈壁滩——一个群体的独白

2014-07-04来源:江西省青年志愿者协会本站编辑:陈思

  假如我是一只鸟,

  我也应该用嘶哑的喉咙歌唱:

  这被暴风雨所打击着的土地,

  这永远汹涌着我们的悲愤的河流,

  这无止息地吹刮着的激怒的风,和那来自林间的无比温柔的黎明……

  ——然后我死了,

  连羽毛也腐烂在土地里面。

  为什么我的眼里常含泪水?

  因为我对这土地爱得深沉……

  那年,南昌酷热的七、八月天正在交接,而就在七月尾巴的日子里,一群年轻人收拾行装,走出象牙之塔,从红土地到了戈壁滩,他们随着时间的慢慢推移在异域的生活中成长。后来,他们中的一些人选择了离开、一些人选择了留下,一个最初的群体变成了离开和留下两个群体,而留下的那个群体就是——我们。

  有人问我们:为什么选择留下,而没有选择离开呢?

  是的,我们选择了留下,所以有我们这样的群体在这片土地上生活。我们每个人留下的原因总不全是一致的,留下的过程中也有想离开的想法,但终究是没有人再选择离开。我们也曾无数次的于深夜中扪心自问,为什么没有离开而选择留下,可答案往往不了了之。也许,留下的原因跟当初来的原因是有一致性的。在这里呆的时间愈久,愈发现自己在这里感觉就像是生活了很多年一样,有希望在孕育,同样在期待结果的出现,这就是继续呆在这里的原因吧!

  有人问我们:留下的日子过的怎么样,留下的心情又是如何呢?

  记得,留下的当初是多么的百味杂陈,而现在已经渐渐忘却了日子中那些许的悲伤和委屈,很多时候只是庆幸自己一路走来终于获得成长和感悟。尽管成长过程中的艰难困苦难以忘记,也许直到多年后都依然清晰记得,可我们只会将它深深埋藏,然后昂首阔步的前进。日子过的怎么样,你没有经历过便不能说出其中的故事。心情感觉如何,你没有认真感悟便品不出其中的味道。

  有人问我们:想念家乡的亲人和朋友吗?

  想念是止不住的。有老者云:没有在深夜痛哭过的人,不足以谈人生。遥遥万余里,往返路程少则一两天多则七八天,我们亦盼得家人团圆、朋友相聚,但是选择了留下,也就意味着我们选择了坚守,想念也就成为我们心中深藏的泪水。逐渐的,泪水成为我们成长的标记,使我们每个人拥有了谈人生的资格。

  有人问我们:在那边生活,你们感到害怕吗?

  有些事情不是害怕就能解决的。我们中的每个人对害怕的定义也是不同的,有些人害怕这,有些人害怕那,可尽管害怕但却没有胆怯,更没有改变坚守的信念,从不因为这样那样的害怕而退出坚守的阵地。我们总是认为,虽不能如先辈般建设出大功绩,亦惟愿将此生献给这片土地,让其多一份安详、多一份幸福,才不愧往来于此的初衷。

  有人问我们:你们最担心的是什么呢?

  有很多的担心,担心自己的感情、亲情、友情,可担心来担心去,最担心的还是害怕被遗忘。我们的群体每年在不断的壮大,可却始终没有发出过自己的声音,别人无法走近,我们亦甚少去表达,如此年复一年又一年,在戈壁滩上的我们显然要快被红土地忘记了。

  ……

  今天,我们已经在这块戈壁滩上扎根,履行着当初“到祖国最需要的地方去”的承诺,但我们不会忘记“跑过一千里戈壁才有河流,跑过一千里荒漠才有草原”,我们会像牛汉诗中描述的那样,飞奔,四脚腾空的飞奔,去穿过几百里闷热的浮尘,最终赢得赞誉。

  现在,我们想说:

  从红土地到戈壁滩,我们没有忘记从哪里来,也始终不敢忘记自己将要去向哪里,忘不了红土地教会我们的一切,更不敢忘记我们在戈壁滩的责任。

  我们,在这里等待和充实……